凯游-北大教授:建议发1.4万亿元特别国债,半数国人每人发2千

凯游

凯游-北大教授:建议发1.4万亿元特别国债,半数国人每人发2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资料图 人民网 于凯/摄)

4月22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他呼吁政府向低收入群体直接发放现金以提振消费,通过发行1.4万亿元特别国债,收入较低的半数国人每人可发放2000元。

姚洋表示,他提倡向低收入人群直接发放现金是与此次经济衰退的方式有关。目前制造业复功率已接近100%,但服务业复功率仍不理想,一季度降幅最大的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说明当前经济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消费问题。

他表示,一般情况下经济下行时,政府主要有三招应对:第一,货币政策增加流动性,为公司提供贷款;第二,财政政策发债,在中国主要体现为搞基建;第三,刺激消费,可以直接发钱或发消费券。

姚洋认为,前两招都不能迅速解决中国经济当下所遭遇的困境。“提供流动性确实有用,因为有的企业确实缺钱,一旦开工他们需要发工资、买原材料等,但是在需求侧萎缩、消费不振的情况下,没有订单,很多公司就会选择宁愿不发工资也不要负债。还有一个问题是,向公司提供流动性惠及不到失业人群。”他说,“货币政策有一定作用,但是我们不能高估它的作用。”

他还表示,“财政政策发债搞基建,好处是可以直接提振需求,钢材水泥公司会最先受益,建筑工人也会获得就业。但对于此次经济下行中受损失最大的那部分中小企业和老百姓恐怕作用就不是那么直接了。随着建筑业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劳动力吸纳能力也不像从前这么高了。‘以工代赈’的思路需要再考虑,很多低收入工作现在的农民工是不愿意干的,不像改革开放前每天给100块钱就能拉一群人去干活。新基建固然有用,对大型企业肯定有好处的,但中小企业要能喝到新基建这碗汤,链条还很远。因此搞基建不能精确到有需要的企业和个人。”

姚洋认为当前中国最迫切的是提振消费,可以通过直接发放现金和发放消费券两种形式。“低收入人群我建议直接发现金,中产阶级以上可以发消费券。目前消费券发放金额还是小了一些,其实没有必要一定以‘满减’的形式发放,只要设定使用期限就可以了。消费券在设计时可以注意,多设计一些针对耐用大型消费品的券,比如家电、汽车,食品不用你发消费券,该买还是会买。尤其可以发汽车消费券,你给他3000块,他花出去的就是10万块。这是个技巧问题。”

姚洋表示,针对低收入群体,最需要的是发放现金。“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3.9%,我印象中改革开放之后好像没有下降这么明显过,说明大家的收入在整体下降,而主要下降的是低收入群体,这些人如果两三个月没有收入生活就会很困难。给他们发钱是一举两得的事,既能起到救助作用,又能提振消费。”

金额方面,姚洋认为可以每人1000元到2000元。“可以发一笔特别国债,其实没有多少钱,14亿人每人1000块才1.4万亿,中高收入不发的话,以收入划分只发给后50%的人口,每人就可以有2000块。”

“要不要给低收入群体发钱,这不是一个钱的问题,这是一个观念问题。我们每年在基建上浪费的钱有多少?10%打不住,地方政府拿到钱是容易乱投资的,到地方政府能看到很多浪费的项目,这些钱与其浪费不如直接发给老百姓。”姚洋说。

姚洋还强调,向低收入群体发钱不用担心他们会存起来,“中西方国情不同中国不适合发现金”的观点也是不成立的。“这种想法都是没看数据,中国大约80%的储蓄是收入靠前的20%的人贡献的,收入低端的40%的人基本上是没有储蓄的,最低的10%的人是负储蓄,也就是说还欠着钱。补贴最低的这40%的人,他们不可能增加储蓄。现在可能有人已经借钱消费了,复课后很多农村的孩子口罩都是买不起的,怎么会存起来呢?”(记者 韩声江)

责编:赵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ightandmayhem.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